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夜深不人靜第24章   血(1)

    第24章   血(1)

    作者:被窩很暖    

      (1)

      每年重陽節,我們都會舉家回鄉祭祖。

      哥哥的孩子5歲了,正是活蹦亂跳的年紀,只要你稍微分神,他就能一下子溜沒影了。

      祖先的墓碑在山上,往年祭祖,哥哥擔心孩子太小受累,故而沒帶上他,今年是他第一年來。

      小孩子好奇心本來就重,加上他皮猴的性子,來到他不曾踏足的領域,與脫韁的野馬無異。

      為什么要用野馬形容,因為根本我捉不住他。

      “喂,你等等我啊,別亂跑,你這破孩子跑那么快,很危險的。”我在他后頭著急大喊。

      他一直跑,還專門挑些樹杈橫行的小道鉆,我的身形注定無法鉆進,一繞道而行,他便甩我百米遠。

      因環境劣勢,我竟斗不過五歲的小孩,他歡樂的笑聲像是對我的諷刺。

      大人們忙著準備祭祖,我幫不上什么忙,于是,分配下來的任務便是看管孩子。

      當我氣喘呼呼的繞著山頭跑了幾圈,我寧愿此刻的我正在山上鏟草。

      “你這破孩子,有完沒完啊?”我已經沒力氣大喊了,還好他只是喜歡玩“你追我趕”的游戲,發現我追不上,他會特意的在原地等我。

      “不走了?”見他離我只剩5步之遙,我疑惑的問。

      他指著藤蔓上的花說:“花,幫我摘那朵花。”

      “摘完你跟我回去的話,我就摘。”

      “嗯嗯嗯,我要最上面那朵,它最漂亮。”他興奮的拉著我的衣擺說。

      這小子,真的一點也不好打發,最高那朵,已超出我的能力范圍。

      得要扳回剛才丟失的面子!我咬了咬牙,考驗我的彈跳能力的時候到了。

      “你讓開點。”我拍了拍他肩膀。

      他自覺的站到一旁的樹蔭下,似乎斷定我要摘好久。

      這小子,長大了一點都不好騙,還喜歡捉弄我,我帶小孩怎么這么難啊!

      花還是要摘的,我信守承諾的話,他也會跟著信守,摘花至少比滿山跑輕松幾倍。

      奈何身高不夠,彈跳力不足,我跳了幾回硬是啥也碰不到。

      我按著胸口喘了幾口氣,樹下的小孩笑容滿臉,不知他是因期待而發笑,還是因看我笑話而譏笑。

      破小孩,看我回去以后怎么收拾你!

      憋著一口氣,我繼續奮勇的蹦起摘花。

      啊,近了近了,我剛才跳起的那一瞬間,指尖觸到花瓣了。

      這進步給了我很大的激勵,我滿懷期待的再一次蓄力跳起。

      成功了,我摘到了!

      躍起的那一瞬,我心里歡呼道。

      可我慌中出錯,本只想摘花,手指卻不小心勾上藤蔓,把它一并扯了下來。

      身體下墜的一刻,我看著藤蔓以肉眼可見速度成片脫落,根部被扯出,泥土也跟著掉落,灰塵迎面撲來,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手是我。

      幾秒間發生的事情,我的大腦還沒做出正確反應,這件事情已成定局。

      堪堪站穩后,我看著手里握緊的成片藤蔓,不知所措。

      “侄,怎么辦?”小孩走到我身邊時,我蹲下身問,又喃喃自語道,“應該活不下去了吧,根都斷了,現在秋天又是旱季。”

      他搖搖頭,小大人嚴肅的模樣把我逗笑了。

      “要不陪我去找些樹杈,我們把它們釘回泥上,或許能活下去吧。”我提議。

      他應下后,主動拉著我去找樹枝。

      我跟在他身后,不禁感慨,這小孩雖然頑皮,但真是一個好孩子啊,還懂安慰人。

      (2)

      藤蔓很細,像新長出的藤椏。

      我在山里逛了一圈,把能撿的樹枝都撿回來了,雖然最終藤蔓可能還是枯死了,至少讓這它靠近泥土一點點吧,或許有存活機會呢。

      我把樹枝用力扎入泥土中,可土質比想象中松散,嘩啦啦的灑下一大片,因此,我又吃下一口塵。

      “你離遠點,塵很大。”我捂著鼻子,推了推站在我身后的小孩。

      他退后了幾步,不愿走遠,似乎很想幫忙做些什么,奈何身高不夠。

      趁著這機會,我開始說胡話了,“你不吃葉子怎么長高啊,你看你,還高不過我的腰。”

      他習慣把所有的蔬菜統稱為葉子。

      我一本正經的吐槽他的身高,我知道他聽得懂的,現在的孩子比你想象中聰明百倍。

      這小孩不愛吃蔬菜水果,有次我調侃他,“吃山竹才會變帥。”

      本無心的一句話,他卻記得很牢,回到家中叫他爸爸買山竹給他吃。

      后來大家問他為什么喜歡吃山竹的時候,他說會變帥,我才想起我曾經說過的胡話,由此成了趣事一樁。

      如今,我猜他此刻最迫切的是長高,我暗地發笑,沒注意手下,又戳出一個泥窟。

      這樣下去,這面小山丘的泥,會被我挖平吧,我無奈的嘆氣。

      灰塵散去后,我看到泥土中露出一角木塊。

      我用樹枝戳了戳木塊,周邊的泥卻齊刷刷的脫落,這面小丘,如今沒了藤蔓的掩護,松散得如同豆腐渣工程。

      木塊露出邊角一截,看起來像一個木箱,我好奇的繼續戳旁邊的泥土,松松散散的泥,比想象中更容易脫落。

      木箱不大,約一掌高,出于好奇,我試圖將它拔出。

      害怕拔出時小丘倒塌,我隨時做好逃跑的準備。

      左右晃了晃木箱,泥土的松動程度超出想象,我竟能不費力氣的把它拉出。

      慶幸的是,泥土并沒有大面積脫落,只是塌了一小塊。

      木箱只有兩掌寬,款式很舊,沒有雕刻工藝的黑漆木箱,埋在土里久了,黑漆掉了大半。

      小侄走了過來,“姑姑,這是什么?”

    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會不會是骨灰盒?畢竟附近的墳墓這么多,一個想法從心底冒出。

      不是吧?這很可怕,我在箱子面前拜了拜,心里默念:“如有冒犯,請寬恕我吧。”

      我抬頭留意了一下這里的地貌。

      藤蔓是新藤,小山丘出現得莫名其妙,并且土質十分松散,有可能是夏季暴雨沖刷,某處山體滑坡形成的,原本藏入地底的小盒因此被輕易翻出。

      打開看看吧,如果真的是骨灰盒,也好還給別人啊,我咽了咽口水,緊張的扒開生銹的扣子。

      “你離我遠點,這盒子不知裝了什么東西,待會有蜘蛛毒蛇跑出來就糟了。”我剛說完,小侄馬上跑離我十步之遙,這害我更緊張了。

      我也得隨時做好逃跑準備!

      緩緩的掀起蓋子,眼睛瞇出一條縫隙,腳下做好起跑姿勢,撲通撲通,我的心跳聲不斷加快。

      我咬了咬牙,快刀斬亂麻,還是速戰速決吧,于是我迅速的把盒子翻開,順道彈出幾米遠。

      —待續未完—

    作者大大的話:

    這篇應該寫得挺長的,前奏寫了3000字還未入主題,真的挺長的,確實是一個挺不可言說的夢境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6】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-5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2012伦敦奥运会排球冠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