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迷途歸來第5章   梁子之死(二)

    第5章   梁子之死(二)

    作者:秋日紅葉    

      屋子門前的空曠處,三十六張紅木八仙桌拼在一起搭了一個祭臺,梁子的靈柩就放在了祭臺的中央。靈柩的二旁各放了二個紅木方凳,左邊的二個方凳上放著五谷貢品,右邊的二個方凳上放著代表六畜的六大碗紅燒肉。靈柩前的一張方凳上放了梁子的牌位,牌位下方的二旁放了二個圓形小香爐,牌位居中是一個長方形香爐,香爐里插了三面小紅旗。

      村里人對亡靈超度的儀式和場景都很熟悉,但對那個插了三面小紅旗的香爐卻從來沒有見到過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還是熊大爺告訴了大家:長方形香爐代表的是船,小紅旗是代表了死者身上的血污,梁子因為是死于血光之中,故需要通過“血污船”,把亡靈的血污帶走。

      祭臺下面放了一個大銅香爐,是供前來祭奠人插香火用的。

      祭臺下分別跪著三排人,跪著的第一排是梁子的家人:梁子的父母、大弟柱子、二弟水生、大妹桃子、二妹蓮子以及梁子的未婚妻雪娟,共7人。個個穿了一身白色孝服,孝服外再披了一件用白布條束住的麻布衣。

       第二排是梁子的堂親,共有15人,穿著一色的孝服。

       第三排是梁子的表親,共有18人,也穿著一色的孝服。

       祭臺下站立著數百名前來祭奠的村民。

       超度亡靈儀式準時開始了。只見祭臺二旁分別站立著四名身著灰色道袍的道士,每人手里拿著一柄拂塵,中間站著一名身著紅色道袍,長發飄飄的老道士,手中揮動著拂塵,嘴里念念有詞。伴隨著音樂聲響起,老道士開始唱起了經文歌。而此時,祭臺下也開始哭聲一片了。

       當音樂中的嗩吶聲響起時,道士們依次走下了祭臺,其中紅衣老道士用佛塵向跪著的家屬示意站起身,隨后帶領家屬走到了祭臺上開始跪拜儀式。八名灰衣道士則揮動著拂塵圍繞著祭臺走起了步子,隨著音樂中嗩吶和鼓點節奏的加快,道士們的走步也越來越快,到后來竟然就急急的奔了起來。

       亡靈超度儀式結束后,梁子的靈柩被移到了客堂里。靈柩二旁放了二張紅木八仙桌,左邊的桌子上放著水果貢品,右邊桌子上,放了梁子的牌位,牌位二旁放了二個小的銅香爐,牌位正中的墻上掛了一張十寸大小的梁子遺像。遺像一點都不像梁子生前的容貌,因為家里找不到梁子的照片,是找人依據幾張小時候照片和家人描述的樣子畫的。

       客堂二邊的墻上掛了22幅彩色圖畫,每張的圖畫下都有一段文字說明。第一張圖畫;畫的是人死后被黑白無常鬼押送到陰曹地府的途中場景,畫中的無常鬼牽著用鐵鏈鎖住雙手的年輕死者,死者赤著一雙腳,低垂著頭,一臉無奈和驚恐。第二張圖畫;畫的是黑無常鬼牽著死者來到了鬼門關,黑無常鬼和死者站立在鬼門關旁,白無常鬼手拿一張文書正在給守城鬼看進關文書。第三張圖畫;畫的是閻羅殿冥官判案的場景,畫中的冥官瞪著圓圓的眼睛,左手拿案卷,右手拿著驚堂木,閻羅殿下跪著死者,二旁站著面目猙獰的獄鬼,只等冥官驚堂木拍下,就押送死者發配去地獄了。第四章圖畫;畫的是獄卒押著死者進入地獄之門,死者因為不知道被押到那一層地獄,臉上呈現了極為恐懼的神情。接下來的十八幅圖畫;畫的是各層地獄陰深恐怖的場景,畫中的鬼怪、死者以及死者在各種刑具下的恐怖場景畫的惟妙惟肖。

       在這次亡靈超度儀式中,因為悲傷過度而哭的不省人事的,一個是梁子的母親,她當即哭昏在祭臺上,被大家抬離了現場。還有一位昏厥在靈堂里的是雪娟姑娘,梁子的未婚妻。她頭上扎了根白布條,一身披麻戴孝,那痛不欲生的樣子,使得村民為之動容而潸然淚下。自梁子的靈柩移放到客堂里,雪娟就一直扶在靈柩上哭著不肯離去,直至哭暈了過去。

       雪娟姑娘是鄰村一個叫西藤村的人,從小就長得眉清目秀,今年剛滿17歲,是周邊村子人人皆知的美人。那時期,農村有定娃娃親的習俗,松二叔和西藤村的棒子叔從十幾歲起就是泥瓦工的搭檔,是很要好的鐵哥關系。在梁子五歲的時候,棒子叔生了個女兒叫雪娟,于是他們就在雪娟的滿月酒上定下了娃娃親。梁子漸漸長大了,因為讀了幾年的私塾,接受了一點新文化思想,故對父母定的娃娃親很是抵觸。但自從15歲那年,松二叔帶了梁子去棒子家串門,梁子見到了10歲的雪娟,雪娟梳了二根長長的辮子,大大的眼睛,笑的時候白凈臉頰上二個小小的酒窩特別漂亮,那甜甜的一聲:“哥哥”深深的刻在了梁子的心里,再也揮之不去了。在雪娟15歲的那年,她們有了第一次的約會,有了第一次的山盟海誓,有了第一次的肌膚之親。他們時時都盼望著幸福的一天能快點到來,原定明年春節二人就要成親,如今,竟然已是陰陽二隔難相聚。

       村里人對梁子的臥軌自殺百思不得其解,好端端的沒有一丁點的征兆和原因竟然就自殺了?樊家塘村民原本恐懼的心理,如今又增添了一層陰影。

       接下來又發生的二件難以置信的事情,可以說是徹底摧毀了樊家塘眾多村民所能承受恐懼的最大極限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6】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-5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2012伦敦奥运会排球冠军